公式规律一码中特
湖北聯盟
|
共產黨員網
|
返回聯盟首頁

黨史博覽

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黨史博覽

安東艦起義經過

來源:人民政協報  |  發布時間:2019-04-19 08:16:00

   1949年4月23日,中國人民海軍的前身華東解放軍海軍成立。這個重大事件發生前夕,一場由民革成員主導策動的安東艦起義也正在悄然展開。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后,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軍事上已占壓倒優勢,渡江作戰指日可待。此時,國民黨政府以“和談”為掩護,加緊部署長江防線,將75個師約70萬兵力部署于長江以南湖北宜昌至上海之間的1800公里地段上,其中在南京至上海的重點區段,還配置了江防艦隊、第二艦隊及300余架飛機協同防守。

  國民黨為了加強蕪湖一帶江面的防守,在蕪湖設立了第四江防區指揮部。第四江防區的指揮艦為安東艦,艦長唐涌根兼任第四江防區指揮。第四江防區擔任由銅井至安慶、東流防區,在大軍渡江前劃歸大通到東流的新成立的第五江防指揮部。當時第四江防區其他艦艇的駐防位置是:安東艦和吉安艦常駐蕪湖,第五巡防艦隊(3個分隊12艘艦艇)駐防大通,江犀艦駐安慶,英豪艦駐土橋,永績艦駐荻港,太原艦駐舊縣(新港),楚桐艦駐西梁山。企圖憑借所擁有的一支較現代化的海軍艦艇部隊負隅頑抗。

  1949年春,時任安東艦航海官兼第四防區指揮部參謀的民革成員嚴時信眼看蔣家王朝覆滅在即,萌發參加革命的念頭,到南京尋找中共地下黨的關系。他通過表兄找到國民黨立法委員朱子帆。朱子帆是安徽無為人,在抗戰時期就與共產黨有關系,此時為第三野戰軍做地下工作。就這樣,嚴時信與中共蕪湖地下黨取得了聯系。

  嚴時信開始要求地下黨給他10個人,暗藏武器,由他帶上艦,強制安東艦駛至北岸起義。地下黨仔細考慮認為,嚴時信在艦上只是孤身作戰,其官兵的覺悟、態度尚難完全把握,并且有特務在艦上監視,萬一起義不成功,不僅嚴時信可能有生命危險,而且地下黨在蕪湖的一切布置也可能前功盡棄。即使起義成功,也可能遭到國民黨空軍轟炸。于是,地下黨要求嚴時信平時不斷向地下黨提供軍事情報,并設法取得艦上的實際指揮權,以便在解放軍渡江時,能使艦艇“按兵不動”,策應大軍勝利完成渡江登陸任務。

  嚴時信接受任務回到安東艦上后,根據駐蕪湖國民黨軍隊兵力部署情況,親手繪制了“第七綏靖區兵力和海軍第四江防區兵力配備圖”及敵江防海陸空軍之間的聯絡信號表。他利用上岸的機會來到朱子帆家中,將圖表交給中共華東局國區部蕪湖工作組石原皋。同時,他對石原皋說:國民黨守備蕪湖正面的部隊是第二十軍,它的工事構筑較堅固,且多處于圩田和泥沼地帶,易守不易攻;而大通至荻港一帶,國民黨的江防部隊力量很薄弱,易于突破,建議解放軍在蕪湖上游江北一帶開辟渡江點。蕪湖工作組及時將他送來的情報和建議轉送到解放軍江北前線指揮部。這些情報對于解放軍渡江制定戰役決策,起到了重要的參考作用。

  2月的一天,國民黨海軍總部送來兩艘老式魚雷艇,要求嚴時信將船在裕溪口炸沉,把裕溪河堵死,企圖借此來阻止人民解放軍的進攻。嚴時信接到命令后,久拖不動。其后,京滬杭警備司令部總司令湯恩伯親自到蕪湖并登上安東艦,詢問此事。嚴時信以現在是枯水期、沉船堵口作用不大為借口,把湯恩伯搪塞過去。

  4月中旬,大軍渡江前夕,嚴時信又巧妙支走了安東艦艦長唐涌根,讓他放假去上海治病,取得了第四江防區的指揮權。隨后,他將駐防艦艇作了調整,將駐荻港的永績號調往南京檢修后改駐馬鞍山,駐在土橋的英豪艦錨位改泊在東岸河溝內,蕪湖至土橋一帶僅有太原號。而此艦只有一門炮,共20多發炮彈,戰斗力非常差,這就造成蕪湖江面上游海軍兵力基本空虛的狀態,為解放軍順利渡江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4月20日上午,嚴時信向地下黨匯報國民黨飛機偵察到荻港對岸集結大量民船和部隊,解放軍正準備渡江。地下黨立即要求嚴時信:一、想盡一切辦法拖延艦只上駛繁昌一帶;二、安東艦不要向渡江船開炮;三、為了偽裝,可向北岸的空曠地開炮,方向和角度不要改變。嚴時信回到艦上不久,就接到第七綏靖區副司令曾慶瑞要安東艦率領在蕪湖江面的全部艦艇上駛,配合陸軍作戰,堵截解放軍渡江。嚴時信開始以“要向海軍總部請示”為由拖延時間,后又將安東艦上的無線電話破壞,使安東艦與海軍總部通話必須經第七綏靖區轉達,達到了拖延時間的目的。

  20日晚間11時,繁昌一帶的渡江戰斗按時打響后,安東艦接到海軍總部和國防部的幾道命令,責令立即開船,上駛作戰。嚴時信在安東艦上借故繼續拖延,直至凌晨,命令紛如雪片而至,其中不乏“如果不上駛貽誤軍機,定以軍法從事”云云。

  按照事先的計劃,嚴時信要在21日上午到朱子帆蕪湖家中與地下黨再次會面,以商討下一步的行動。臨近中午,嚴時信才急忙趕到。原來這天清晨,海軍部參謀長周憲章帶領軍法官來蕪湖追查海軍責任,主要是追查嚴時信的責任。第七綏靖區副司令曾慶瑞隨同周憲章來蕪湖,他當面告他狀,指質嚴時信拖延不服從命令。嚴時信則冷靜抗辯:一、他不是指揮官,指揮艦艇作戰的責任不在他身上;二、江北共軍向南岸開炮射擊是常有的事,在這種情況下貿然放棄蕪湖防備,全部艦艇上駛作戰,萬一蕪湖發生解放軍渡江,責任誰來承擔;三、解放軍于昨晚8時開始渡江,何以8時半就占領前沿陣地,陸軍是如何防守抵抗的?曾慶瑞不得不承認,防守新港的一個營“叛變”(起義)。

  聽完嚴、曾的爭述,周憲章立即向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報告:“陸軍守江部隊發生叛變,海軍艦艇被打壞幾艘,海軍沒有責任。”于是,嚴時信避過險機,仍任原職,并掌握了安東艦指揮權。雖然見到地下黨,嚴時信余幸猶存。他認為解放軍已渡江,便提出離開安東艦的要求。地下黨做了他的思想工作,指出21日夜是關鍵時刻,不能半途而廢,要求他趕回到艦上繼續完成掩護渡江的任務。并告訴嚴時信到萬不得已時,可將安東艦破壞擱淺,設法上北岸。地下黨立即電告江北前線指揮部。

  嚴時信冒險重登安東艦,當晚9時許,率各艦艇上駛。他為了掩護解放軍渡江和避免轟擊渡江船只的任務,只把國民黨軍艦控制在非渡江點的水域。因此他把艦艇控制在蕪湖至白茆州一帶江面,指揮各艦向江北農田和沼澤地亂發炮彈,打了幾個小時,直到22日凌晨,各艦才開回蕪湖停泊。他又一次勝利地完成任務。

  22日8時15分,安東艦開船離開蕪湖,等待永嘉艦。直到23日2時左右林遵司令率領的永嘉艦開過馬鞍山,安東艦也隨即起錨開航。當安東艦開到梅予洲附近時,嚴時信設法將安東艦開上沙灘擱淺,自己乘預先準備好的炮艇,開往江北探聽解放軍的情況。約過幾小時,江水漲潮安東艦退出淺水,等他回艦就開往南京。他也乘炮艇隨后到南京。安東艦駛到南京巴斗山后,隨著林遵率領的艦隊起義,成為人民海軍的光榮一員。

相關資訊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3819號

公式规律一码中特 江苏快3计划精准版 pk10五码45678不定位法 重庆时时彩网址 今晚那3码中特 e尊娱乐场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 快三大小怎样看走势 网络百人牛牛能赢吗 一分彩票计划软件 快速时时能玩吗